FC2ブログ

TMCP

あなたが 旅立つ場所へ行かせたくはないな 例えばその先で 静かに眠れても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top

置頂 

 

本BLOG一切文章(尤其同人創作)轉載禁止,請勿詢問有關轉載問題。
本人於鮮網設立之專欄正式放棄更新,火影、彩雲的同人舊文可至那裡觀看。
現在搬文大計重開中w
不排除這裡偶爾出現一兩篇新文(喂)

現在正熱衷進擊の巨人、MAGI、BBC Sherlock和DGS,網誌花痴文字大量請包涵。
日記多數是流水帳,學術性問題出現可能。
努力在宅腐和リア充生活之間找到平衡^q^

-- 続きを読む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tb: 1   cm: 5

△top

[推薦] 【刀剣乱舞MMD】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 (三日月宗近中心) 

 


這次讓這個八百年都沒更新過BLOG的人浮上來的原因是這個↓



其實是10月10日當天的投稿,經過一週以上我才看到然後這兩天不停地loop
自從掉刀劍坑後來又進了三日月沼之後整個人都被歷史弄的不好了OTZ
這動畫完全將我腦中三日月對粟田口最主要那三把失去記憶的刀的感覺完美詮釋了,真的非常感謝うp主、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三日月的強運雖然總是被人拿出來說(像大阪夏之陣、明曆大火、二戰時的刀劍狩獵期這些),但在現時實裝的刀劍中,以前的舊識很多都失憶了,不然就是已經不存在了,甚至連自家兄弟健在的也幾乎沒有(石切丸聽說現存的也不是那一把)。

一想到存在了千年之久的三日月獨自擁抱著這些記憶持續微笑著的光景就讓人心痛啊Q口Q
即便如此也還是對骨喰笑著說今後繼續友好相處的三日月真的是強大到令人心折(掩面)

借用一下動畫裡的米:「すべてを知っていて全部受け入れる強さがある三日月が大好きです」

令人安慰的是,就算在刀劍亂舞中的戰鬥結束,要再一次與兄長們分別、和其他舊識道別,可三日月回到東博後也還有一大群東博的伙伴能夠彼此陪伴,所以官方請快實裝童子切大人和大包平吧(喂)

 

category: 刀剣乱舞

tb: 0   cm: 0

△top

【雙玉】白沙淺灘 單篇完結 

 


浪燕青是個令他安心的存在。
可能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他已是他那短短一段空白卻黑暗的少年時期中,唯一的光明。
只是那時的自己並未察覺。

把本來緊繃的身體放鬆,任殺氣如霧一般散開。
與重要的小姐突然分別後,他的精神狀態首次得到了真正的舒緩。
卻是在這黑暗冰冷的牢房之中。
對面那人的聲音帶著相當的平靜和肯定,本來因為勾起了不堪回首的記憶而煩躁不安的心情彷彿一下子都被撫平下來。
發現原來只有這個人能用他自己的方式,波瀾不驚地將他從斷崖邊一把拉回。

「一旦你失去理智而行動失控的話,能夠阻止你的也只有我了。」
對面牢房中又傳來了那人的話語,一點一滴地滲入骨髓。
原本這種程度的黑暗對他來說是沒有什麼影響的,但努力想看清對方面上的表情時,卻是完全的看不清。
也不知是對方刻意的不讓他看見。
「你講話還是那麼惹人厭。」
被說中心事,習慣性的反唇相譏,也不知道在外人的眼裡看來自然的可怕。
只聽那人輕笑兩聲,似是安下了心:
「看來你恢復精神了,就是這樣啦,盡管遷怒我沒關係。」

牢房裡的黑暗此時在眼前溶成了一片,微微的光亮隔著眼皮透了進來。
長長的睫毛輕顫,清澈地有點迷濛的紫藍色眼眸半睜著,直盯床頂的煙帳。
整個人從床上坐起,視線移向半開的窗戶。
晨曦的陽光從窗隙之間降落地上。

感覺好像不過是咫尺之遙的事而已。




白沙淺灘




-- 続きを読む --

category: 彩雲國 中短篇

tb: 0   cm: 0

△top

【雙玉】拂曉之陽 單篇完結 

 

拂曉之陽


這樣令人眷戀的日子是唯一不想放手的。




‧月夜‧

月正當空。
距離茶氏一族的事件的落幕已有一段時間,就在朝廷特派往茶州保護兩位新任州牧的武官──茈靜蘭正打算前往虎林郡視察的前一晚,深夜的茶州天空是一片點綴著眾多寶石、洗練的深藍。
剛剛指示打點確認好有關視察的一切,時已值深夜。靜蘭在獨自一人從州軍駐守地返回州牧府阺的途中,心裡想的正是那兩個連續多天只顧歇盡全力埋首學習,絲毫忘了自己身體健康的州牧大人。想想之前燕青和鄭州尹好說歹說了一回,今天那兩位大人答應乖乖回府就寢的模樣,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就在分別前往茶州州府及州牧府阺的分岔口上,靜蘭念頭一轉,把原本直走的方向改成拐彎,轉而向茶州州府,某人現在正死命用功的場所走去。

深夜的茶州府靜得落針可聞,靜蘭踏著平穩輕盈的武官步子,不費吹灰之力找到了連續多晚都在深夜持續透出燭光,由普通房間改建而成的書房。
輕扣門板,未等回應,他已徑自推開了門。
房內的書山與那兩位州牧的專用書房足有一拼之力,整個堆滿書籍文案紙張的房間在靜蘭進來前只有一人,而那人現正以一貫爽朗的微笑看著他。
「唷!靜蘭。」浪燕青──前任茶州州牧,現任茶州州尹。
用挑眉回報了對方的微笑,他靈巧地避開地上的狼藉,坐上燕青對面明顯空著讓他坐的一張紅木椅子。視線隨即移向擱在書桌一角的酒壺和酒碗。
瞥了那個面上帶著傷疤的人,靜蘭開口:「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來?」
今天早上收到燕青叫他晚上工作完成後來這裡一趟的訊息,初時還不明所以,現在一看才發覺,這傢伙難不成是為了要跟自己喝酒?
被問之人只是笑笑,便手腳麻利地把桌上堆著的文件書籍都堆放在一邊,將酒器放在兩人之間:「說起來,我跟你好像一次對飲也沒試過呢?」
「你特地找我來這,不是就只為了喝酒吧?」
對於茈靜蘭來說,浪燕青是這世界上第一個了解他到不可思議地步的人。光憑這一點,已足以知道他並不是自己口中常常說著他的笨蛋之流。
“雖然有時候真的脫線到讓人想痛揍一頓……”
「因為你明天就要到虎林視察了啊!想想這可是你來到茶州之後第一次要跟小姐和我們分開這麼遠行動嘛。」
「……」聽了這番有點牛頭不對馬嘴的話,靜蘭狠狠瞪了對方一眼,用手扶著額頭。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好啦好啦,來喝一杯吧!自從朔那小子消失後,我就沒少看你跟小姐若有所思的憂鬱模樣。我說,小姐那邊你打算就這樣放著到什麼時候?」
「你…你這白痴,我又不是小孩子!」靜蘭這一刻的彆扭指數瞬間升至最高點。
燕青沒理那位可能就這樣抽劍就砍的危險,自顧自的繼續說:「小姐那邊就由我去說吧,如果就這樣放著你們兩個不管,等你視察回來時我們茶州府可就不曉得會變成怎樣了。」
「……」有些自暴自棄的,靜蘭拿起酒碗就是一灌。
「喂喂、別喝那麼急啊!」
「浪、燕、青!給我閉嘴!」
總是一次次在這個男人面前失態,而每一次都總讓茈靜蘭自己也感到驚訝不已。
十四年前的「過去」,在一一抹殺掉那個「過去」的時候,不知不覺只遺下了自己和眼前這個男人。不知不覺,那已經變成了跟這個人共同的「過去」。

「雖然你要我閉嘴,可是啊,我話還沒有說完哪。」
「你敢說廢話試試看!」
燕青直率的雙眼承載著靜蘭刺人的視線。於是不禁在心底苦笑。
眼前這個自尊心比天高的青年,總是一直一直,下意識地防備著其他接近的人。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嘗試與他接觸的時候,那種千針穿心的眼神。
──簡直是讓人看到就會心痛的地步。
「總之,雖然我知道你一定沒問題的,不過有一句話還是要說。絕對絕對──要一切小心。」
這個茶州是自己的故鄉,是滿載幸福回憶的地方,卻同時也是載滿悲傷回憶的地方。可是靜蘭跟自己不一樣,對他來說,這裡就像一個不定時的地雷陣,隨時一不小心,那顆看似堅硬的心會就那樣粉身碎骨。
尤其是當小姐──還有自己──並不在他身邊的時候。
「我說過的吧?如果能夠再遇見你的話,就一定會死黏著你不放的。」
已經從心底裡發誓,絕對不會讓自己重蹈覆轍。
「……」靜蘭看著燕青的眼神像蒙上了一層薄紗似的,宛若金屬的硬度緩緩軟化了下來。靜蘭事後想,那應該是自己一時鬼迷心竅,才會說出來的話。
「…你會隨時待在我身邊嗎?」
『……你會隨時待在我身邊嗎……』
跟重遇暝祥的時候一樣,因為安心而脫口而出的那句話。
而這次得到的,是比那個令人窩心的答案蘊含著更深一層意義、堅定的兩個字。

「當然。」



-- 続きを読む --

category: 彩雲國 中短篇

tb: 0   cm: 0

△top

【輝蘭】 青燈  單篇完結 

 

青燈


挑一盞青燈,以為可以不再想你。


始‧睡蓮

紅牆黃瓦,雕欄玉砌,亭台樓閣。
午夜月色下睡蓮凝定銀色結晶般安靜盤坐,彷彿那年夏天在河邊放飄的花燈。
御花園中蓮池平滑如鏡,冷色的發光體止於水面。
寶藍的長髮結成髮髻束於頭頂,大顆的深藍寶石鑲嵌在銀製的髮扣上,與月色相映成輝。
此時本應流連於花街的藍楸瑛大將軍卻穿著輕裝的便服在皇宮中漫步。
嘴裡輕輕哼著從青樓女子妙手彈奏而出的調子,藍家的四子在月色之下拖著長至及地的海藍衣襬,朝著御書房的方向緩緩前進。
彩雲國國內四海昇平的現在,雖然中央的清官能吏不少,但需要由一國之君親自處理的事情卻還是呈直線上升。因此在連帶關係下,身為史上最年輕的宰相的李絳攸在鄭攸舜退位讓賢後自然也不得安生,在原本就繁重的工作上又再加上沉重的負擔。
為此李宰相不禁多次對皇帝大人施以愛的教鞭,好讓那人能夠多少顧慮一下自身的工作量和健康。多少次他與友人聯手的相勸,在現今朝廷已經具備著高效率的運作體制時將事務放緩一點來做也未嘗不可,可那個還是不時透露出孩子氣的主上卻往往意外的堅持己見,四兩撥千斤地把話題帶開。
原本還像個孩子、尚未成熟的君王,到底是何時開始對他們耍起這種機心的呢?
苦笑著,遠遠那燈火通明的窗戶越來越近,藍楸瑛那輕柔的哼聲漸漸微弱,終至消逝無聲。
看一眼園內那沐浴在月光下的清池睡蓮,淡紫色的光暈恰似某人的髮,最終他只是嘆了一口氣,然後抬手輕敲門板。
「楸瑛嗎?快進來。」門內的人輕快地喚道。
男子微笑了起來,推門而入。



-- 続きを読む --

category: 彩雲國 中短篇

tb: 0   cm: 0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